入冬

作者:Kurt 分类:目录 中指 发布时间:

时隔一个月,回到北京。已经真正的入冬了,最低气温已经降到零度以下,西郊宾馆的银杏树的叶子早已经落光了,地上都已经没有了落叶,只剩光秃秃的并不直立的树枝子乱哄哄地穿插在天空中。

不在北京这一个月里,北京发生了很多事情,网络上纷纷扬扬,言论混杂,有人在说塔西佗,有人在说毛时代,有人在说造谣,有人在寻求真相。走在熟悉的大街上,至少在这一条我上下班走过的大街上,感觉不到什么变化。人还是很多,路还是很堵,还有外卖、快寄在忙碌,上班的人们依旧很匆忙,面无表情。走到单位附近时,感觉到了一些变化,大楼上方一些立牌消失了,有些只是把立牌拆掉了,支架还没有来得及拆除,没有了立牌,支架就显得多余,杂乱,很不协调。

最近,想起这个国家,这个时代,我有一些之前不曾有过的恐惧。

之前也曾有过类似的感觉,但是,不一样,这次比较真实,令我真的恐慌了。从心底我们总是不会真的相信,自己会是最惨的那一个,也不会真的相信最坏的时代让自己赶上了。那些激愤的话,那些所谓绝望的感慨,更多是作为一名文艺青年的故作姿态。就像看完“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为松子留下廉价的同情的眼泪,但是又有谁会真的承认自己会成为松子呢?不管嘴上再怎么故作姿态,我们还是会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我们不愿意承认,自己也会和某些人一样陷入悲惨的境地。同样,我们也不会真正的承认,我们赶上一个最坏的时代,那些残酷的历史永远的停留在了陈旧的影像上,时代不会倒退到悲剧重演,然后自己深陷其中。

就像那个被纳粹杀害的犹太小女孩安妮。她从小环境优渥,她天真善良,对这个世界怀有最美好的憧憬,她从没想过自己会被这个世界被某些人残酷对待。即使最后她只能躲藏在地下室,她依然对这个世界怀有最大的善意,对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憧憬,放佛身边的遭遇只是一场误会,只是一个短暂的意外。结局呢,大家都知道,世界并没有丝毫照顾她的心情,残酷的结局发生了。

那么,该何去何从呢?

看了几部国产片

作者:Kurt 分类:目录 电影 发布时间:

出差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虽然这里人所共羡,但是我并没有什么欣赏的兴致。周末的时候,睡醒了,搜一下附近的影院,打一个车,过去以后看排片信息,挑时间合适的,排片少的中文片,很随意地看了几部片子。

重看了这次修复后重新公映的“英雄本色”,然后就是三部新国产片,“暴雪将至”,“不成问题的问题”,“相爱相亲”。

再次看英雄本色,还是看哭了,觉得很感人,拍得真好,逝去的最好的港片时代。

后面这三部新片,在豆瓣评价都挺高,特别是不成问题的问题和相爱相亲,评分都超过8分了,这在国产片中几乎算是很罕见的好片了。我看完以后,都没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更谈不上惊艳了。不成问题的问题稍微好点,可能是因为改编的小说,所以,至少故事是讲明白了——作为电影最最基本的一个前提,把故事讲明白,对于国产片来说,这几年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是前半部分很容易让人晃神,我觉得可能是节奏和摄影的关系吧。前部分节奏掌握的不好,太拖沓了。而摄影虽然非常有腔调,但是这种灰蒙蒙的摄影还是需要很强大的后期技术的,处理不好,看着很累,分不出什么景深,人和背景都灰蒙蒙地,失去了很多细节。

暴雪将至算是这几年国产文艺片都在追求的类型。这片也是,故事脱胎于奉俊昊的“杀人回忆”,风格上很有欧洲文艺小众片的腔调。氛围营造的不错,但是还是故事没有讲明白,并且导演“野心”太大,想说的太多,试图在一部片里塞满自己所有的情怀和思考,然而就会每一点都差点意思。

至于张艾嘉的相爱相亲,我觉得就纯败在讲故事上了。像这种讲述几代人情感的设定,前例很多。比如杨德昌的一一,也讲述了两代人的情感。两代人遇到的情感难题,都没有答案,但是杨德昌把这种困惑讲明白了,并不一定非要给出一个牵强的解决方案,因为这类问题往往就没有答案。相爱相亲中,比如女儿这条线,就完全不知所云。而作为主线,中心事件的解决,也非常地牵强,完全不能令人信服。

田壮壮作为演员,演技倒是很不错。

作者:Kurt 分类:目录 中指 发布时间:

这次杭州出差期间,因为太过无聊,周末休息的时候就去影院,很随机地看了几部中文电影。其中还看了这次重新公映的修复版的“英雄本色”。

英雄本色的英文名字叫做“A better tomorrow”。片中涉及对这个英文名字点题的片段在我看来真的很感人,设计得很巧妙,令人唏嘘。接近片尾,在香港实在坚持不下去了的狄龙决定放弃自己的坚持,离开香港。走前,他去找弟弟的女朋友小琪,让她传个话,转交一些东西给弟弟。此刻,故事已经白热化,时间紧急,但是导演刻意放慢了节奏,缓慢地拍摄了这一场告别。狄龙找到小琪的时候,小琪正在领一群小朋友合唱团在唱歌,合唱的正是那首“明天会更好”。狄龙和观众仿佛都暂时忘记了紧张的形势,有些茫然地看着这一群天真的小朋友,听着那稚嫩的童声唱出的歌曲,“……让我们期待明天会更好。”曲调动人,歌词忧伤,用在此刻,实在是令人五味杂陈,不知道说些什么。最后,小琪问狄龙,你还会回来吗?狄龙停顿了半晌,最后苦笑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结局大家都知道了,小马哥死,狄龙再次回到监狱,没能离开香港。

几天后,还是在杭州,某天晚上,加班到很晚,回到酒店躺下关灯前,看了一眼朋友圈,结果发现我一个住在北京群租房的朋友被“清除”了,大半夜流离失所,彻底没住的地方了。我给他打电话。

事情经过比较简单,也就是最近北京的这场“风波”涉及到了我这个朋友身上。他住在通州那边一个群租房,据他说,前几天就有人来查过,结果呢,说手续齐全,各种东西也都达标,所以没有问题,我朋友也怕临时被驱逐,所以再三去确认,被告知,这边没事,放心住。结果那天就忽然来踹门,要求几个小时内马上搬走。结果他只好能扔的就扔了,临时实在无处可去,带着一点必需的东西仓皇逃到了单位,东西先扔在单位库房,然后晚上准备在办公室打地铺了。因为最近清理得太多,临时找宾馆也不好找,租房子更是困难。

电话里和他说了很久,但是两人都很无力。他没有能力去做任何一点的抗争,听天由命,而我呢,我甚至也帮不上他什么忙,有心无力。在这个庞大冰冷的城市里,我们都很弱小,都很无力。最后,我这个朋友也像英雄本色中的狄龙一样,心灰意冷了,他还是放弃了,也决定离开。

我这个朋友是有另一条路可走的,虽然,这个决定很艰难,很矛盾。那就是,他可以回到日本,因为,他是个日本人。

准确说,他是一个在北京的具有日本国籍的中国人。前几年,我这个朋友因为一些和北京政府的事情搞得他心灰意冷,同时他也越来越极端,最后,他直接放弃了中国的国籍,加入了日本国籍,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日本人,我曾经劝他,不要太多极端,但是他已经义无反顾,灰心至极,不再留恋了。他本来打算在日本就再也不回来了,前几年却因为家庭一些事情,不得不又回到了北京,成为了一个在北京工作的日本人。

本来他可能就这样在北京,在中国这样生活下去了。但是现在又遇到这种事情,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尊严丧尽,人格尽失,因为身份的问题,这个城市包括这个城市的人对他施加了冰冷的歧视。当然,他这几年有自己家庭的问题,总之,他彻底绝望了,他在这个城市这个国家坚持不下去了,他决定放弃了。

挂电话前,我磨磨唧唧,有些话说不出口。我很想像那个小琪那样最后问他一句,你还回来吗。但是这话问不出口。我知道,不论答案是什么,都足够令我悲伤,兔死狐悲,心有戚戚。

杭州

作者:Kurt 分类:目录 煽情 发布时间:

最近出差在杭州。基本上很忙,没大有时间四处详细的转转,但是,也还有有一点小小的所谓的印象了。

总体上来说,杭州没什么意思,或者准确说是,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好。

作为从小在北方长大并且学生时代在东北度过的我,对于南方是怀有好奇怀有憧憬的。特别是杭州,惯性思维下,更是南方城市的代表,令人向往。

先说风景吧,杭州可能等同于西湖吧,到了杭州我也不能免俗的得去西湖转一下。只是转了半天就返回了,因为实在很无聊,然后很累,也就这两个感受了。西湖的很多景点非常令人费解,也令人失望。比如,最著名的西湖十景。我也沿路转到了几个。苏堤春晓,花港观鱼,断桥残雪,还有雷峰夕照……在地图上一再确认我确实站在这些景点上时 ,我都有些费解,甚至怀疑我观看的姿势不对,这都什么啊,哪儿就春晓了?观鱼,哪儿有鱼,怎么观?这就算传说中令人伤感的断桥?那个桥落上雪不都这个德性?还有传说中的雷峰塔,胖胖矮矮的,还有一个很不搭调的金色塔顶,和我想象中瘦削高耸,肃穆静默的记忆一点都不一样。可能本来就是如此,自然朴实,是我的虚假的记忆在作祟。那些毫无特色的石桥,那些造型上审美独特的游船,那些忙于自拍杆面前拍照的匆匆游客,是中国大多数的景点没有什么不同。我甚至都没有心情登上雷峰塔,也没有来个“西湖泛舟”,从岳王庙出来,特意又去看了一眼西湖边上的苏小小墓,我觉得又是我自己误会了一切,就决定返回了,在路边打车,司机都拼车,令我心烦意乱,等待很久,在手机没电关机前终于打上了一个出租车,我坐在车里,长出一口气,仿佛隔绝了纷纷扰扰的西湖,我平静了下来。

再说说所谓的生活工作节奏吧。我出差工作的这个地方属于新开发的一片地方,专门叫做海外人员创业基地,很大的一片地方,也可能是成立时间还不长吧,十室九空,创业氛围有点荒凉。都是一些很小的企业,有的可能只有一个房间,然后起了一些非常高端的名字,描述了一些非常晦涩的概念。楼道上经常有交谈的人,高谈阔论,唾沫横飞,声音很大,不知道的会以为是搞传销的。这些小企业倒闭的概率很大,有很多公司都已经倒闭了,留下一个高端的公司名字,一堆落满了灰尘的桌椅,一些已经凋零的植物。

大家工作的也都非常辛苦,晚上普遍加班到很晚,周末都在加班。这和多数的城市也一样吧。

吃的,杭州没有什么吃的。

当然,待得时间很短,去得地方太少,所以,很片面很主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