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电影TOP12

加上剧集,2018年一共看了170部左右的电影,历史新低。照例还是过了一遍,找出印象最深的12部。这12部是这一年我看过的,而不是这一年新拍的新片。按照喜爱顺序排名。

1.(奥地利)埃里克·冯·施特罗海姆 “贪婪” (1924)

令人心碎的一部片子,不论是剧情还是现实中这部电影的命运。

1924年,施特罗海姆的野心之作,长达10个小时,但是被米高梅粗暴地剪成了2个小时。直到1950年施特罗海姆才在巴黎看到这个残缺不全的版本,他失声啜泣:“对我来讲,就像看到了一副残缺不全的尸体。在小小的棺材里,只看到里面布满着尘埃,闻到一股恐怖的味道,找到的只是,这里一块小小的脊椎,那里一块破碎的胛骨。”

由于大量底片的缺失,这个重剪的版本很多剧情都靠幻灯片来演示的,即使如此,它还是不失为一部伟大的作品,不论技巧还是讲述的这个探讨人性的故事,都闪耀着动人的光辉。就凭借此片,施特罗海姆在电影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2. (韩)李沧东 “燃烧” (2018)

无数老导演都晚节不保了,但是,李沧东没有令人失望。

时隔8年,弄出了这一部新片,李沧东截至目前为止,整个导演生涯也就导了6部片,部部精品,可算是令人尊重的一个导演了。这个片在去年的戛纳上呼声很高,最后可惜败给了是枝裕和。是枝裕和新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但是这部燃烧真的不错,不论是故事还是技巧都非常流畅,演员的表演也好,讲述了一个令人回味无穷的故事。结尾很厉害。

3. (英)肯·洛奇 “小孩与鹰” (1969)

英国承前启后的一部电影。英国电影在经历漫长的“反叛”期后,终于凭借肯·洛奇成功回归纪实传统。

这是一部充满隐喻的电影,大鹰=大英,导演借一只鹰的悲剧描绘了大英帝国整整一代人的悲剧,对于当时没落的大英帝国表达了深刻的悲伤。结尾同样很牛逼,伟大的克制。

4. (香港)严浩 “似水流年” (1984)

一部关于乡愁的电影。非常诗意的一部电影,基于中国,基于华人,基于中国的历史的一种完全本土化的诗意。看得我还挺震惊的。

影片讲述了80年代,当年远走香港的顾美华回到了阔别20多年的故乡,内地的潮汕,再次见到阔别许久的儿时玩伴斯琴高娃,以及,当年爱着她如今已经和斯琴高娃结婚的初恋男友。于是,尘封多年的感情被重新搅动起来,这些感情不光是私人的,也是整个一个时代的。中国几十年的时代风云突变,以悲剧的形式投射在每个活生生的个体身上,令人感伤,即使这份感伤也是诗意的。结尾,所有问题都无法得到解决的顾美华返程回香港,和斯琴高娃依依惜别,相约他日再见——这一幕真实令人心碎,再相见已不知是何年,再相见,时代的风向已不知如何再次的变幻。

5. (日本)河濑直美 “萌之朱雀” (1997)

去年新挖掘的导演中,日本女导演河濑直美算是一个,真的很喜欢。这算是一个“森林导演”!她镜头下的森林真太漂亮了,太美了。

6. (伊朗)阿巴斯 “生生长流” (1992)

因为阿巴斯的去世,重新看了他几部片,这部是最喜欢的。

作为第一梯队的大师,阿巴斯明显已经脱离了剧情片和纪录片的桎梏,顺手拈来,力量惊人。这部片讲述了90年伊朗大地震以后,片中的导演带着自己的儿子,去寻找阿巴斯之前的作品“何处是我朋友的家”中那个可爱的演员小朋友。影片讲述的就是这一路的寻找之旅。没有悲情,没有煽情,就是尽量真实的拍摄一个个真实的生命,就像一条长河,生生长流。完全他妈的大师的风范!

7. (美)约翰·福特 “关山飞渡” (1939)

西部片的典范。主要是温习了一遍“越轴”这个知识点。那一场经典的印第安人突袭的马车追逐戏,别说是在30年代,即使放在今天拍摄难度也难以想象,约翰·福特太硬核了。

8. (美)茂文·勒鲁瓦 “小凯撒” (1931)

这部片,作为黑帮片的开山之作,结合一年后的另一部“疤面人”,他们共同开创并且定义了黑帮片,它们共同定义了黑帮片的法则以及精神内核。在黑帮片已经多如牛毛的今天,这些好像看起来是不言而喻的,但是,这些都是它们定义的。

9. (苏联)吉加·维尔托夫 “持摄影机的人” (1929)

20年代,苏维埃向好莱坞一次骄傲的挑战,也是一次蓄谋已久的赤裸裸的技术上的炫耀。导演吉加·维尔托夫和他的哥米凯尔•卡夫曼,哥哥负责摄影,全方位的展示了电影摄影技术的各种超时代创新。首次使用了二次曝光、快进、慢动作、画面定格、跳跃剪辑、画面分割等前卫剪辑手法,并采用了仰角、特写、推拉镜头等新颖的拍摄手法,并制作了一段定格动画。这一年,电影诞生仅仅只有34年,电影还处在默片时代。

10. (英)阿兰·克拉克 “大象” (1989)

片长只有38分钟,由十几组彼此毫无关联的谋杀场景构成,无对白。

我觉得阿兰·克拉克定义了一种非常“酷”的谋杀场景拍摄方法,怕你学不会,重复了十几遍让你反复来回地看。

运用斯坦尼康,克拉克发明了独创的行走跟踪拍摄方法,镜头跟着杀人者快速行走,稳健,但是不安,充满了悬念。一直遇到谋杀目标,快速开枪,离开。然后镜头再次回到谋杀现场,静默无声,维持观众的惊愕。

没有缘由、没有动机、没有解释,只有一个字:快、酷、狠。错了,是三个字。

在克拉克逝世十多年后,格斯·范·桑特用一部同名的电影向他致敬,完全运用了他的拍摄方法,获了当年的戛纳金棕榈。

11. (墨西哥)阿方索·卡隆 “罗马” (2018)

我对于墨西哥三杰向来无感,但是去年阿方索·卡隆这部片还是挺好看的,他把一种本来非常隐秘的私人情感叙事扩展到了一种非常宏大的时代叙事中去,做得非常成功。另外,拍摄镜头很讲究。

12. (日本)山田洋次 “寅次郎的故事之9:柴又恋情” (1972)

每年或多或少都会看几部寅次郎系列,其实山田洋次这个系列水准都差不多——准确意思是,水准都挺高——今年看的几部中就挑出这一部吧。

这一部是吉永小百合主演的,27岁的吉永小百合!

这几年,山田洋次一直在拍摄“东京家族”,已经拍了3部了,看来,有搞成另一个寅次郎系列的想法。东京家族看了前两部了,也都挺好看的,不过和寅次郎系列相比,还是差点。山田洋次年事已高,而再也没有那个独一无二的渥美清。

第二十二条军规

看完这本书已经两三天了,竟然有些沉浸其中不能自拔,一种兴奋兼悲伤的情绪挥之不去。这些年的看书经历中,发生这种情况已经很少了。我个人觉得,这书真的写的很好。

“第二十二条军规”久闻其名,但是我对它的了解少之又少,可能也就仅仅停留在它的大名上吧。我甚至不知道它是一个长篇还是短篇。在我开始看这本书的时候,翻了目录,然后看完第一章,我想,这原来是个短篇集啊,再看完第二章,有点不确定了,这到底是短篇集还是一个长篇啊,还到网上查了一下,说,这是一部长篇小说,这才静下心来当做一个完整故事开始看。

之所以我会误解它是一个短篇集,因为约瑟夫·海勒的写法实在很特殊,很高明。这是一个纯粹的围绕人来讲故事的一种写法。可能也有一些书是以人来讲故事的,但是没有约瑟夫·海勒这么纯粹。约瑟夫·海勒在本书中,一章写一个人,单纯看每一章,故事的完整性以及故事线是非常单薄的。看完前几章,感觉非常乱,不断地跳出一个又一个的人,然后每个人之间的关系以及他们所处的故事都是一塌糊涂。继续看下去,前面写过的人会不断出现在后面的人的故事中,每个人反复地出现,反复地描画,慢慢的,每个人越来越清晰了,场景越来越完整了,故事也自己拼凑完整了。而伴随着约瑟夫·海勒妙趣横生,极富想象力的文字,一种吸引人的悲伤情绪慢慢建立起来了,浓重,挥之不去。我在看到后半部分时,如此之被吸引如此之震撼,以至于我不断的放下书,刻意放慢速度,已经不舍得这么快把这本书看完了!这真是一种久违了的美妙的阅读经历。

从奥尔失踪开始,到麦克沃特癫狂地自毁,一路延续下来的黑色幽默已经变得神圣而肃穆,依然是黑色幽默,依然是那么地异想天开,依然会让你笑,但是,好悲伤啊,在忍不住的笑声中,战争,人性,一切都是那么清晰,那么真实,那么让人绝望。

在看这本书的过程中,我想起最多的一个合适的评价就是,喷薄的天才之作。嗯,用滥了的一个词,但是约瑟夫·海勒,“第二十二条军规”才真正称得上这一评价。

“第二十二条军规”之于约瑟夫·海勒,如同当年年轻气盛的索德伯格拍出了那部“性谎言录像带”,如同还是一群莽撞少年的The B-52s“糊里糊涂”发行的那张首专。这都是喷薄的天才之作。很少遇到,难以复制。这种作品,不是字斟字酌的细雕之作,也不是精心谋划的完美之作,它完全靠的是那一股天生的才气,仿佛一气呵成,行云流水一挥而就,转身扔笔,没有一字一句需要修改,再无留恋。约瑟夫·海勒那些令人叹为观止的黑色幽默段子,处处闪现的精美词句,都是这样产生的,谁也不能模仿,谁也难以学习,包括他自己。

我上网查了一下,约瑟夫·海勒在写完这不处女座以后,后来还出过“出事了”和“上帝知道”两部作品,据说依稀还残留了他当年这喷薄的天才的一些余渣,再往后,他就没有什么像样的作品出来了。这是可以理解的,这种才气,稀少而短暂,转瞬即逝,约瑟夫·海勒在关键的那一刻抓住了它,成就了伟大的“第二十二条军规”。

伟大的传承

大约从前年开始,我觉得应该开拓一下自己听音乐的品味和范围。我觉得我不能总是沉溺于自己感兴趣的那些音乐类型,应该更开放一些,更多的感受一下别人听的音乐,感受一下“外面的世界”。

于是,我从那时开始就在网上研究一些别的音乐类型,看看别人眼中评价很高的那些音乐,然后开始下载到自己的iPod里面——当然,不论我试图尝试的类型多么的开放,这里面都不会包括电子、说唱。是的,就是有偏见。

从那时候开始,我大约在iPod里面补充了几百张新专辑,几乎都是我之前没有听过的一些音乐类型。后来,我才发现,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后摇、后朋以及新浪潮。可能是这几年,这类音乐实在太火,在豆瓣的各类音乐表单中频频出现,并且都打分奇高。我也抱着尝试的心态,林林总总下载了很多。

这两年时间里,这几百张专辑当然并没有全部听完,但是也陆续听了很多。包括对一些普遍评价很高的专辑,反复听了很多遍——现在我知道,其实是耐着性子尝试了好几次,甚至翻翻一些介绍的文章,看看别人专业的讲解。结论就是,有些音乐类型我真的喜欢不起来,出去之前确认过的电子、说唱,这次确认 的就是后摇、后朋、新浪潮。

于是,扫兴之下,从iPod里把这一类的专辑全部删除了。

然后,我又开始下新的专辑。这次下的是布鲁斯。准确说,老的,比较根源的布鲁斯。包括Muddy Waters,Buddy Guy,B B King,Robert Johnson、Stevie Wonder,Howlin’ Wolf,也包括相比之下算是“中生代”的Eric Clapton等。

虽然还没有听完,但是相比之下,明显这类音乐更符合我的口味,可能难以够上五星的评价,但是肯定不会从我的iPod删除了。对于布鲁斯音乐的感兴趣乃至喜爱,是从滚石开始的,听滚石听多了,难免会想回头听一下这些启迪了滚石的根源布鲁斯。所以,听得时候,也难以避免的会和滚石进行比较。

来定义谁更牛逼可能没有什么意义,毕竟音乐品味是一个很主观的东西。比如Muddy Waters,芝加哥布鲁斯之王,根正苗红的滚石的精神之父,随便响起他那一首歌,几乎都能听到滚石那种标准的风格,当然,是滚石在模仿学习他,甚至是嗓音,Mick Jagger在60年代末70年代初时候的嗓音完全在刻意地模仿他,几乎模仿的一模一样,听Muddy Waters时,那个嗓音一度都让我迷惑了。但是,如果不考虑音乐的伟大传承的因素,那么Muddy Waters的音乐整体性和滚石比就是相差甚远了,滚石从他这儿继承了伟大的芝加哥布鲁斯,但是他们完成了伟大的超越,这不得不说Mick Jagger和Keith Richards特别是后者的牛逼之处。Keith Richards学习模仿Muddy Waters的布鲁斯吉他技巧,但是在此基础上却创造出了很多更加打动人的伟大riff段落。

再比如Eric Clapton,一手布鲁斯弹得几乎无人能及,已经是现在公认的封神级别的布鲁斯大师了,我也系统听了他的专辑,技术之细腻确认令人发指,但是还是忍不住想吐槽一下,弹得这么好又如何呢?首先,Clapton痴迷布鲁斯到了变态的地步,正式录音师专辑都以翻唱这些布鲁斯前辈的作品居多,自己原创的东西少。滚石在出道早期的专辑里也出现一些翻唱这些老前辈的歌,但是后来的滚石还是靠自己源源不断的原创作品打天下封神的;其次呢,那些他自己原创的歌,多数都软绵绵的,实在没什么可听性,吉他solo细腻是细腻,但是总是缺少一点打动人的地方。相比之下,Keith Richards的吉他,在开放G和弦下,第一个吉他音响起就令人振奋了,即使,弹得没有他那么细腻。

Clapton只在少有的几次,情感遭遇巨大刺激下写出了几首感情充沛令人动容的作品,其他就没有什么能让人记住的作品了。

 

社交网络

今天翻墙看Instagram时,显示有红点通知,点进去一看,是系统自动推荐了两个好友。我在叉掉第一个马上又要叉掉第二个时,停下了,因为这个人我认识,真的不是系统乱推荐的。因为她的头像我认识。

一个女生,是在当年MSN或者说MSN Spaces时代认识的一个人。当年应该也只限于MSN 的Spaces博客互相关注了一下,然后博客上有过互相留言,或者,也曾经加过MSN好友,但是应该没聊过,只记得的苏州的好像,是学习设计的——那个时候,也就是06,07年左右,她应该还是学生,我呢,也还没有正式毕业,实习工作中。别的,包括什么名字之类,就什么也不了解了。很快,MSN博客时代终结了,我们开始四处寻找别的地方继续写博客,然后那些围绕着MSN博客认识的人就瞬间瓦解了,再不久,MSN也消失了,一批认识的人就真正的消失了。再也找不到,再也没有联系,只有在偶尔翻起那个时候的博客时,能看到一条一条的熟悉而陌生的留言,看到那些逝去的名字,想起曾经在热络的网络上一些片段,然后想,这个人再也不会出现了,不会再有任何联系。

她的Instagram用的是和当年MSN一样的头像,所以我能一眼认出来。然后我就开始翻她的Instagram,她应该很早就开始玩了,并且上传的照片很多,几乎能和我认识她的时候连起来,甚至她传的好多照片当年我都在MSN见过,所以我也就看她从当年的一个很古怪的女学生慢慢演变成一个步看起来平静的中年妇女。这样看起来,还是蛮震惊的。

连带的,我就想起了那个时候认识的现在再也没有任何联系的人。可能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个时候任何的人几乎都很文艺,也很乖戾,也算个形形色色,很丰富。多数的联系已经湮没,也有少数现在还保持着联系,有些甚至线下见过面,成为真正的不错的朋友。那些再也没有联系的过客,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变成了一个怎样的人。是否,还在继续冲满激情地或者,还充满了梦想,还是像我一样,慢慢活成了一个傻逼。看别人的生活是一件令人纠结的事情,不论别人过得好还是不好,都足以令我感到难过。

再令我震惊的就是现在的社交网络了,时隔这么多年,并且当年也不过是那么微弱的联系,今天,一个新型的社交工具居然把她翻了出来,推荐到我面前。网络时代,真正是做到了凡走过必留下痕迹,发生过的一切都无所遁形,有必要的话,总能给你翻出来,时时刻刻给你一个惊喜,当然有时候也是一种恐惧。

我觉得,“黑镜”应该以这个题材出一集。

站队

今天看新闻,“伯德小姐”的导演格蕾塔·葛韦格发表声明,为这一波的好莱坞性侵事件开始站队,说她当年演伍迪·艾伦的“爱在罗马”的时候,不知道伍迪·艾伦的“事件”,如果她当时就知道的话,她是不会参演“爱在罗马”的,然后她自己以后也不会再和伍迪·艾伦合作了。

她这番话在我个人看来,实在是婊得不行了。不仅为了站队而站队没有丝毫自己主见和立场,而且显示脑子也不大好使,有点白痴。

“伯德小姐”我还没有看呢,怎么办?并且,当年我是多么的喜欢格蕾塔·葛韦格在那部“弗兰西丝·哈”中的表演啊。没想到这么快就人设崩塌了,在我心目中。

相比于好莱坞这帮弱智的女演员以及愚蠢的好莱坞风气,法国女演员明显就段位高一些了,以凯瑟琳·德纳芙为首的法国女演员发表的反对好莱坞站队行为的声明,虽然也难免有些事不关己的“轻松”态度,但明显还是智商更好一些。

这么多年以来,好莱坞的政治正确风气,实在令人无奈,令人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