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杭州出差期间,因为太过无聊,周末休息的时候就去影院,很随机地看了几部中文电影。其中还看了这次重新公映的修复版的“英雄本色”。

英雄本色的英文名字叫做“A better tomorrow”。片中涉及对这个英文名字点题的片段在我看来真的很感人,设计得很巧妙,令人唏嘘。接近片尾,在香港实在坚持不下去了的狄龙决定放弃自己的坚持,离开香港。走前,他去找弟弟的女朋友小琪,让她传个话,转交一些东西给弟弟。此刻,故事已经白热化,时间紧急,但是导演刻意放慢了节奏,缓慢地拍摄了这一场告别。狄龙找到小琪的时候,小琪正在领一群小朋友合唱团在唱歌,合唱的正是那首“明天会更好”。狄龙和观众仿佛都暂时忘记了紧张的形势,有些茫然地看着这一群天真的小朋友,听着那稚嫩的童声唱出的歌曲,“……让我们期待明天会更好。”曲调动人,歌词忧伤,用在此刻,实在是令人五味杂陈,不知道说些什么。最后,小琪问狄龙,你还会回来吗?狄龙停顿了半晌,最后苦笑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结局大家都知道了,小马哥死,狄龙再次回到监狱,没能离开香港。

几天后,还是在杭州,某天晚上,加班到很晚,回到酒店躺下关灯前,看了一眼朋友圈,结果发现我一个住在北京群租房的朋友被“清除”了,大半夜流离失所,彻底没住的地方了。我给他打电话。

事情经过比较简单,也就是最近北京的这场“风波”涉及到了我这个朋友身上。他住在通州那边一个群租房,据他说,前几天就有人来查过,结果呢,说手续齐全,各种东西也都达标,所以没有问题,我朋友也怕临时被驱逐,所以再三去确认,被告知,这边没事,放心住。结果那天就忽然来踹门,要求几个小时内马上搬走。结果他只好能扔的就扔了,临时实在无处可去,带着一点必需的东西仓皇逃到了单位,东西先扔在单位库房,然后晚上准备在办公室打地铺了。因为最近清理得太多,临时找宾馆也不好找,租房子更是困难。

电话里和他说了很久,但是两人都很无力。他没有能力去做任何一点的抗争,听天由命,而我呢,我甚至也帮不上他什么忙,有心无力。在这个庞大冰冷的城市里,我们都很弱小,都很无力。最后,我这个朋友也像英雄本色中的狄龙一样,心灰意冷了,他还是放弃了,也决定离开。

我这个朋友是有另一条路可走的,虽然,这个决定很艰难,很矛盾。那就是,他可以回到日本,因为,他是个日本人。

准确说,他是一个在北京的具有日本国籍的中国人。前几年,我这个朋友因为一些和北京政府的事情搞得他心灰意冷,同时他也越来越极端,最后,他直接放弃了中国的国籍,加入了日本国籍,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日本人,我曾经劝他,不要太多极端,但是他已经义无反顾,灰心至极,不再留恋了。他本来打算在日本就再也不回来了,前几年却因为家庭一些事情,不得不又回到了北京,成为了一个在北京工作的日本人。

本来他可能就这样在北京,在中国这样生活下去了。但是现在又遇到这种事情,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尊严丧尽,人格尽失,因为身份的问题,这个城市包括这个城市的人对他施加了冰冷的歧视。当然,他这几年有自己家庭的问题,总之,他彻底绝望了,他在这个城市这个国家坚持不下去了,他决定放弃了。

挂电话前,我磨磨唧唧,有些话说不出口。我很想像那个小琪那样最后问他一句,你还回来吗。但是这话问不出口。我知道,不论答案是什么,都足够令我悲伤,兔死狐悲,心有戚戚。

5 thoughts on “

      1. 我想起你的这个朋友来了 要么你曾经跟我说过 或者在你某一篇日记中看过 希望他今后能一切顺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