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冬

时隔一个月,回到北京。已经真正的入冬了,最低气温已经降到零度以下,西郊宾馆的银杏树的叶子早已经落光了,地上都已经没有了落叶,只剩光秃秃的并不直立的树枝子乱哄哄地穿插在天空中。

不在北京这一个月里,北京发生了很多事情,网络上纷纷扬扬,言论混杂,有人在说塔西佗,有人在说毛时代,有人在说造谣,有人在寻求真相。走在熟悉的大街上,至少在这一条我上下班走过的大街上,感觉不到什么变化。人还是很多,路还是很堵,还有外卖、快寄在忙碌,上班的人们依旧很匆忙,面无表情。走到单位附近时,感觉到了一些变化,大楼上方一些立牌消失了,有些只是把立牌拆掉了,支架还没有来得及拆除,没有了立牌,支架就显得多余,杂乱,很不协调。

最近,想起这个国家,这个时代,我有一些之前不曾有过的恐惧。

之前也曾有过类似的感觉,但是,不一样,这次比较真实,令我真的恐慌了。从心底我们总是不会真的相信,自己会是最惨的那一个,也不会真的相信最坏的时代让自己赶上了。那些激愤的话,那些所谓绝望的感慨,更多是作为一名文艺青年的故作姿态。就像看完“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为松子留下廉价的同情的眼泪,但是又有谁会真的承认自己会成为松子呢?不管嘴上再怎么故作姿态,我们还是会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我们不愿意承认,自己也会和某些人一样陷入悲惨的境地。同样,我们也不会真正的承认,我们赶上一个最坏的时代,那些残酷的历史永远的停留在了陈旧的影像上,时代不会倒退到悲剧重演,然后自己深陷其中。

就像那个被纳粹杀害的犹太小女孩安妮。她从小环境优渥,她天真善良,对这个世界怀有最美好的憧憬,她从没想过自己会被这个世界被某些人残酷对待。即使最后她只能躲藏在地下室,她依然对这个世界怀有最大的善意,对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憧憬,放佛身边的遭遇只是一场误会,只是一个短暂的意外。结局呢,大家都知道,世界并没有丝毫照顾她的心情,残酷的结局发生了。

那么,该何去何从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