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条军规

看完这本书已经两三天了,竟然有些沉浸其中不能自拔,一种兴奋兼悲伤的情绪挥之不去。这些年的看书经历中,发生这种情况已经很少了。我个人觉得,这书真的写的很好。

“第二十二条军规”久闻其名,但是我对它的了解少之又少,可能也就仅仅停留在它的大名上吧。我甚至不知道它是一个长篇还是短篇。在我开始看这本书的时候,翻了目录,然后看完第一章,我想,这原来是个短篇集啊,再看完第二章,有点不确定了,这到底是短篇集还是一个长篇啊,还到网上查了一下,说,这是一部长篇小说,这才静下心来当做一个完整故事开始看。

之所以我会误解它是一个短篇集,因为约瑟夫·海勒的写法实在很特殊,很高明。这是一个纯粹的围绕人来讲故事的一种写法。可能也有一些书是以人来讲故事的,但是没有约瑟夫·海勒这么纯粹。约瑟夫·海勒在本书中,一章写一个人,单纯看每一章,故事的完整性以及故事线是非常单薄的。看完前几章,感觉非常乱,不断地跳出一个又一个的人,然后每个人之间的关系以及他们所处的故事都是一塌糊涂。继续看下去,前面写过的人会不断出现在后面的人的故事中,每个人反复地出现,反复地描画,慢慢的,每个人越来越清晰了,场景越来越完整了,故事也自己拼凑完整了。而伴随着约瑟夫·海勒妙趣横生,极富想象力的文字,一种吸引人的悲伤情绪慢慢建立起来了,浓重,挥之不去。我在看到后半部分时,如此之被吸引如此之震撼,以至于我不断的放下书,刻意放慢速度,已经不舍得这么快把这本书看完了!这真是一种久违了的美妙的阅读经历。

从奥尔失踪开始,到麦克沃特癫狂地自毁,一路延续下来的黑色幽默已经变得神圣而肃穆,依然是黑色幽默,依然是那么地异想天开,依然会让你笑,但是,好悲伤啊,在忍不住的笑声中,战争,人性,一切都是那么清晰,那么真实,那么让人绝望。

在看这本书的过程中,我想起最多的一个合适的评价就是,喷薄的天才之作。嗯,用滥了的一个词,但是约瑟夫·海勒,“第二十二条军规”才真正称得上这一评价。

“第二十二条军规”之于约瑟夫·海勒,如同当年年轻气盛的索德伯格拍出了那部“性谎言录像带”,如同还是一群莽撞少年的The B-52s“糊里糊涂”发行的那张首专。这都是喷薄的天才之作。很少遇到,难以复制。这种作品,不是字斟字酌的细雕之作,也不是精心谋划的完美之作,它完全靠的是那一股天生的才气,仿佛一气呵成,行云流水一挥而就,转身扔笔,没有一字一句需要修改,再无留恋。约瑟夫·海勒那些令人叹为观止的黑色幽默段子,处处闪现的精美词句,都是这样产生的,谁也不能模仿,谁也难以学习,包括他自己。

我上网查了一下,约瑟夫·海勒在写完这不处女座以后,后来还出过“出事了”和“上帝知道”两部作品,据说依稀还残留了他当年这喷薄的天才的一些余渣,再往后,他就没有什么像样的作品出来了。这是可以理解的,这种才气,稀少而短暂,转瞬即逝,约瑟夫·海勒在关键的那一刻抓住了它,成就了伟大的“第二十二条军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