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中指

入冬

时隔一个月,回到北京。已经真正的入冬了,最低气温已经降到零度以下,西郊宾馆的银杏树的叶子早已经落光了,地上都已经没有了落叶,只剩光秃秃的并不直立的树枝子乱哄哄地穿插在天空中。

不在北京这一个月里,北京发生了很多事情,网络上纷纷扬扬,言论混杂,有人在说塔西佗,有人在说毛时代,有人在说造谣,有人在寻求真相。走在熟悉的大街上,至少在这一条我上下班走过的大街上,感觉不到什么变化。人还是很多,路还是很堵,还有外卖、快寄在忙碌,上班的人们依旧很匆忙,面无表情。走到单位附近时,感觉到了一些变化,大楼上方一些立牌消失了,有些只是把立牌拆掉了,支架还没有来得及拆除,没有了立牌,支架就显得多余,杂乱,很不协调。

最近,想起这个国家,这个时代,我有一些之前不曾有过的恐惧。

之前也曾有过类似的感觉,但是,不一样,这次比较真实,令我真的恐慌了。从心底我们总是不会真的相信,自己会是最惨的那一个,也不会真的相信最坏的时代让自己赶上了。那些激愤的话,那些所谓绝望的感慨,更多是作为一名文艺青年的故作姿态。就像看完“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为松子留下廉价的同情的眼泪,但是又有谁会真的承认自己会成为松子呢?不管嘴上再怎么故作姿态,我们还是会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我们不愿意承认,自己也会和某些人一样陷入悲惨的境地。同样,我们也不会真正的承认,我们赶上一个最坏的时代,那些残酷的历史永远的停留在了陈旧的影像上,时代不会倒退到悲剧重演,然后自己深陷其中。

就像那个被纳粹杀害的犹太小女孩安妮。她从小环境优渥,她天真善良,对这个世界怀有最美好的憧憬,她从没想过自己会被这个世界被某些人残酷对待。即使最后她只能躲藏在地下室,她依然对这个世界怀有最大的善意,对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憧憬,放佛身边的遭遇只是一场误会,只是一个短暂的意外。结局呢,大家都知道,世界并没有丝毫照顾她的心情,残酷的结局发生了。

那么,该何去何从呢?

这次杭州出差期间,因为太过无聊,周末休息的时候就去影院,很随机地看了几部中文电影。其中还看了这次重新公映的修复版的“英雄本色”。

英雄本色的英文名字叫做“A better tomorrow”。片中涉及对这个英文名字点题的片段在我看来真的很感人,设计得很巧妙,令人唏嘘。接近片尾,在香港实在坚持不下去了的狄龙决定放弃自己的坚持,离开香港。走前,他去找弟弟的女朋友小琪,让她传个话,转交一些东西给弟弟。此刻,故事已经白热化,时间紧急,但是导演刻意放慢了节奏,缓慢地拍摄了这一场告别。狄龙找到小琪的时候,小琪正在领一群小朋友合唱团在唱歌,合唱的正是那首“明天会更好”。狄龙和观众仿佛都暂时忘记了紧张的形势,有些茫然地看着这一群天真的小朋友,听着那稚嫩的童声唱出的歌曲,“……让我们期待明天会更好。”曲调动人,歌词忧伤,用在此刻,实在是令人五味杂陈,不知道说些什么。最后,小琪问狄龙,你还会回来吗?狄龙停顿了半晌,最后苦笑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结局大家都知道了,小马哥死,狄龙再次回到监狱,没能离开香港。

几天后,还是在杭州,某天晚上,加班到很晚,回到酒店躺下关灯前,看了一眼朋友圈,结果发现我一个住在北京群租房的朋友被“清除”了,大半夜流离失所,彻底没住的地方了。我给他打电话。

事情经过比较简单,也就是最近北京的这场“风波”涉及到了我这个朋友身上。他住在通州那边一个群租房,据他说,前几天就有人来查过,结果呢,说手续齐全,各种东西也都达标,所以没有问题,我朋友也怕临时被驱逐,所以再三去确认,被告知,这边没事,放心住。结果那天就忽然来踹门,要求几个小时内马上搬走。结果他只好能扔的就扔了,临时实在无处可去,带着一点必需的东西仓皇逃到了单位,东西先扔在单位库房,然后晚上准备在办公室打地铺了。因为最近清理得太多,临时找宾馆也不好找,租房子更是困难。

电话里和他说了很久,但是两人都很无力。他没有能力去做任何一点的抗争,听天由命,而我呢,我甚至也帮不上他什么忙,有心无力。在这个庞大冰冷的城市里,我们都很弱小,都很无力。最后,我这个朋友也像英雄本色中的狄龙一样,心灰意冷了,他还是放弃了,也决定离开。

我这个朋友是有另一条路可走的,虽然,这个决定很艰难,很矛盾。那就是,他可以回到日本,因为,他是个日本人。

准确说,他是一个在北京的具有日本国籍的中国人。前几年,我这个朋友因为一些和北京政府的事情搞得他心灰意冷,同时他也越来越极端,最后,他直接放弃了中国的国籍,加入了日本国籍,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日本人,我曾经劝他,不要太多极端,但是他已经义无反顾,灰心至极,不再留恋了。他本来打算在日本就再也不回来了,前几年却因为家庭一些事情,不得不又回到了北京,成为了一个在北京工作的日本人。

本来他可能就这样在北京,在中国这样生活下去了。但是现在又遇到这种事情,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尊严丧尽,人格尽失,因为身份的问题,这个城市包括这个城市的人对他施加了冰冷的歧视。当然,他这几年有自己家庭的问题,总之,他彻底绝望了,他在这个城市这个国家坚持不下去了,他决定放弃了。

挂电话前,我磨磨唧唧,有些话说不出口。我很想像那个小琪那样最后问他一句,你还回来吗。但是这话问不出口。我知道,不论答案是什么,都足够令我悲伤,兔死狐悲,心有戚戚。

猝不及防

虽然

虽然我不愿意承认

虽然,我心中活着的还永远是那一个骄傲的年轻人

但是

现实一再进逼,我不得不绝望地承认,

我已经老了

我再也不是那个曾经的年轻人了。

“我恨死二十年前那个送信的了,他害了我一辈子。”

生而为人,对不起。

逃离

前几天,在五道口见了我的一个朋友赵,算是发小,老同学。

他这次是从日本回国,这趟回来时为了注销中国的国籍,然后他彻底地移民日本了。成为了日本的正式居民。

从很久开始,我身边很多人怨念着要离开这个国家,现在确认有一些人身在国外,但是都不过是一种暂住,最后应该还都会回到中国,在中国继续的成家立业,生老病死。赵,算是第一个,从一开始就一条道走到黑,义无反顾,今天,彻底离开。

从刚开始,即使到现在,我依然对他的决定持一些保留态度。因为代价太大,现在成功了,但是以后依然前路漫漫,喜忧难料。他的老婆和刚两岁的孩子还在国内,还有他年迈的父母慢慢也开始需要有人照料。而他现在在日本也不过是刚立足脚步,估计仅够温饱的程度。

除去朋友间的担忧,我对他的勇气表示最大的佩服,也对他的决定表示支持。毕竟,来到这个世界上只不过短短的一次,而不幸的是,我们又降落在这样一个龌龊的国家,离开这里,去过一种另外一种生活,即使艰辛,我觉得是值得的。

愿世事安稳,一切平顺,所有的艰辛都得的好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