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听歌

伟大的传承

大约从前年开始,我觉得应该开拓一下自己听音乐的品味和范围。我觉得我不能总是沉溺于自己感兴趣的那些音乐类型,应该更开放一些,更多的感受一下别人听的音乐,感受一下“外面的世界”。

于是,我从那时开始就在网上研究一些别的音乐类型,看看别人眼中评价很高的那些音乐,然后开始下载到自己的iPod里面——当然,不论我试图尝试的类型多么的开放,这里面都不会包括电子、说唱。是的,就是有偏见。

从那时候开始,我大约在iPod里面补充了几百张新专辑,几乎都是我之前没有听过的一些音乐类型。后来,我才发现,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后摇、后朋以及新浪潮。可能是这几年,这类音乐实在太火,在豆瓣的各类音乐表单中频频出现,并且都打分奇高。我也抱着尝试的心态,林林总总下载了很多。

这两年时间里,这几百张专辑当然并没有全部听完,但是也陆续听了很多。包括对一些普遍评价很高的专辑,反复听了很多遍——现在我知道,其实是耐着性子尝试了好几次,甚至翻翻一些介绍的文章,看看别人专业的讲解。结论就是,有些音乐类型我真的喜欢不起来,出去之前确认过的电子、说唱,这次确认 的就是后摇、后朋、新浪潮。

于是,扫兴之下,从iPod里把这一类的专辑全部删除了。

然后,我又开始下新的专辑。这次下的是布鲁斯。准确说,老的,比较根源的布鲁斯。包括Muddy Waters,Buddy Guy,B B King,Robert Johnson、Stevie Wonder,Howlin’ Wolf,也包括相比之下算是“中生代”的Eric Clapton等。

虽然还没有听完,但是相比之下,明显这类音乐更符合我的口味,可能难以够上五星的评价,但是肯定不会从我的iPod删除了。对于布鲁斯音乐的感兴趣乃至喜爱,是从滚石开始的,听滚石听多了,难免会想回头听一下这些启迪了滚石的根源布鲁斯。所以,听得时候,也难以避免的会和滚石进行比较。

来定义谁更牛逼可能没有什么意义,毕竟音乐品味是一个很主观的东西。比如Muddy Waters,芝加哥布鲁斯之王,根正苗红的滚石的精神之父,随便响起他那一首歌,几乎都能听到滚石那种标准的风格,当然,是滚石在模仿学习他,甚至是嗓音,Mick Jagger在60年代末70年代初时候的嗓音完全在刻意地模仿他,几乎模仿的一模一样,听Muddy Waters时,那个嗓音一度都让我迷惑了。但是,如果不考虑音乐的伟大传承的因素,那么Muddy Waters的音乐整体性和滚石比就是相差甚远了,滚石从他这儿继承了伟大的芝加哥布鲁斯,但是他们完成了伟大的超越,这不得不说Mick Jagger和Keith Richards特别是后者的牛逼之处。Keith Richards学习模仿Muddy Waters的布鲁斯吉他技巧,但是在此基础上却创造出了很多更加打动人的伟大riff段落。

再比如Eric Clapton,一手布鲁斯弹得几乎无人能及,已经是现在公认的封神级别的布鲁斯大师了,我也系统听了他的专辑,技术之细腻确认令人发指,但是还是忍不住想吐槽一下,弹得这么好又如何呢?首先,Clapton痴迷布鲁斯到了变态的地步,正式录音师专辑都以翻唱这些布鲁斯前辈的作品居多,自己原创的东西少。滚石在出道早期的专辑里也出现一些翻唱这些老前辈的歌,但是后来的滚石还是靠自己源源不断的原创作品打天下封神的;其次呢,那些他自己原创的歌,多数都软绵绵的,实在没什么可听性,吉他solo细腻是细腻,但是总是缺少一点打动人的地方。相比之下,Keith Richards的吉他,在开放G和弦下,第一个吉他音响起就令人振奋了,即使,弹得没有他那么细腻。

Clapton只在少有的几次,情感遭遇巨大刺激下写出了几首感情充沛令人动容的作品,其他就没有什么能让人记住的作品了。

 

客途秋恨

陈果有部电影叫做“细路祥”,是他在97之后拍摄的“97三部曲”中的最后一部,少了前两部中那些赤裸裸的残酷和鲜血,这部就很温情,不时令人会心一笑,当然,温情背后是更大的悲哀。

这部片子充分体现了陈果对于老粤曲或者说南曲的喜爱。贯穿整个故事始终的就是新马师曾。他是香港人民非常爱戴的一个唱粤曲的歌手以及演员,原名叫邓永祥,所以香港人亲切地管他叫祥哥。他在香港回归前夕去世,所以,对于香港人民来说,他就更成了一个远去的时代的象征,平添了许多的风情和意味。片中细路祥的奶奶整天絮絮叨叨,翻着老照片,讲述她和祥哥的爱情故事,一板一眼,煞有介事。真的假的也许并不重要,那和好多失去的东西一样,是一种记忆,一种伤感的记忆。

在这个电影里,就出现了很多新马师曾唱的粤曲,比如最最出名的那首“客途秋恨”,剧中人物也都反复吟唱,只开头那一句“凉风有信,秋月无边”,一开口,就令人莫名地感伤了起来。

我也没有接触过什么别的粤曲,也就在这部电影了听他们咿咿呀呀地唱了许多,然后自己找了一些新马师曾听了几首。觉得很好听。粤曲多伤感,或者劝人向善,词都写的非常讲究,然后曲调婉转反复,蹁跹袅娜,很是令人心碎。婉转是粤曲最大的特点,非常的慢,需要有那种心情,有耐心,这可能和南方人那种慢的生活节奏有关系吧,别地方的人听着可能会觉得太慢了,一个音拖老久,会忍不住想快进。适合在一个温暖的环境里,一杯茶,忘掉匆忙的生活节奏,慢慢品味,一曲结束,天色暗晚,亦无所谓。

许鞍华还拍过一个电影,片名就直接叫做“客途秋恨”,说的是乡愁,说的是回不去的家乡,和这个曲子非常的贴切。片中人物羁绊于那个时代,一生辗转,故乡成为了永远回不去的地方,只能远远望着近在咫尺的家乡,耳边响起那首南音“客途秋恨”,凉风有信,秋月无边……

在“细路祥”中还出现了另外一首南曲,叫做“万恶淫为首”,呃,这其实同样是一首很婉转伤感的南曲,据说是新马师曾每次慈善演出的保留曲目。电影中,陈果让小小的细路祥在被父亲责打时,光着身子,站在大街的雨中,颇有撕心裂肺的架势,用幼稚的童音唱出了这首曲子,本意劝人向善,用在这里,另有一番情境了。

唉﹗冷得我腾腾震﹐真系震到入心﹐心酸我仲发紧冷咯﹗乜好似脚软难行﹐乜点解行行又似觉好似身不稳﹐点揾得个各位善长仁翁﹐希望佢做一点好心﹐唉﹗心伤嗟怨不幸逢绝运呀﹗亏我运蹇时歪﹐都不幸作了盲人﹐唉好心啦大姑﹗施舍下啦大姑﹗唉﹗正系人逢绝境都一定多哀感﹐我自己感怀身世都本想去自轻生﹐一个人生生死死本系无足恨﹐恨我心头仍挂我有位老父未归临﹐我记得佢临行佢仲对住我仲谆谆训﹐训示话揽过床头都算父母恩﹐恩恩怨怨不敢把我娘记恨﹐恨佢恩将仇报。

安妮塔去世了

(You got the silver, 1969. Keith写给安妮塔的歌)

今天看到新闻,Anita Pallenberg去世。73岁。

涉及滚石的“那一批人”,现在基本都已经过了70岁的人生大关了,除去Mick Jagger看起来反人类的健康,Ronnie Wood貌似也活得很欢快,剩下的都已显老态,力不从心了。去年,Keith Richards的好基友Bobby Keys最先离开这个世界,今天,全体滚石的缪斯、大众情人安妮塔也去世了。

当年,Keith Richards横刀夺爱,从Brian Jones手中夺走安妮塔,成为打垮Brian Jones的致命一击,不久Brian Jones就在自己浴池中“离奇”去世。

现在,Keith Richards还建在,并且在安妮塔生前和她和解,笑看人生;今天,安妮塔却去和Brian Jones会合了。几个人相爱相杀,爱恨情仇,最后,死亡打败了一切。

阿妮塔和Brian Jones

安妮塔和Keith以及他们的大儿子马龙

阿妮塔和贾大嘴

Crosseyed Heart

s28259879

时隔23年,Keith Richards出了自己的第三张个人专辑,Crosseyed Heart。23年啊,也算是宁缺毋滥了,估计最近和贾大嘴关系又紧张了吧,贾大嘴没心思放在滚石上,Keith实在太寂寞,就鼓捣出了自己个人的第三张专辑。我这么猜的。

Keith的牛逼之处在于,他对根源的坚持,他对自己纯正布鲁斯血统的骄傲,这一点也是他和贾大嘴产生分歧的原因吧。但是这张专辑比起他前两张来差很多。软绵绵的布鲁斯,每一首都很软,亮点不多。另外Keith的唱功一直都不大行,底气不足。

不过,这依然是我今年比较期待的一张专辑,一放到iPod就连续听了好几遍。

另外几句题外话:

现在已经不再适合大规模,系统,真诚洋溢地装逼行为了。还是每个人过好自己的生活,默默地心底装逼,觉得自己牛逼就默默地在自己心底里牛逼吧。还是个人的想法。

其实还是在乎的

在大学的时候,大一,我刚开始接触西方摇滚的那个时期。

那个时候我听的都是入门级的乐队,像什么史密斯飞船,涅槃,枪花之类的。那个时候资源也比较稀缺,弄到一盘磁带,不管什么都会用心听一下。

有一天,大为递给我一盘打口带,说,这个很不错,你听听吧。那是一盘打口比较轻微的磁带,只打了很浅的一个口子,磁带都没有断,是一盘“完美”的打口带。这张磁带就是Blur的那张同名专辑。

我听了一下,听了第一首歌就觉得“不好听”。首先这张专辑和我当时听的那些东西有点不一样,具体怎么个不一样我可能也说不清楚,反正不是很能接受。另外,这张专辑的音效听得我很难受,那是一种尖锐刺耳的效果,感觉听多了耳朵都会不舒服。这就是我第一次听到这张专辑的时候的感觉。

但是,当时呢,一是资源实在是比较稀缺,弄到一张磁带也不容易,另外,大为作为我的西方摇滚的引路者,我比较相信他的品味。所以,如果他说好听,而我听不出来,那一定是我的原因了。

所以这张磁带就长待我身边,不时我就拿出来听一下。有时候是在路上,随便从那一首歌开始就听起来,有时候晚上宿舍关灯以后在床上,总是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时间长了这让我有些苦恼,因为,我听不出来它的好。这样的状态可能拖了有半年的时间吧。

我永远记得那个下午。那天我在校园里走着的时候,我像往常一样又把那盘磁带塞进随身听开始听起来。就在毫无征兆的某一刻,真的就像眼前忽然打开了一扇大门一样,我在某一个确定的时刻开窍了。我忽然就听进去了,然后那张专辑瞬间变身,每一首歌都好听了,每一个音符我也都明白了,产生共鸣了。那一刻是如此的神奇,直到今天,我依然记忆深刻,觉得那么不可思议。

我觉得那算是我平淡无奇的生命中可以提起的奇妙时刻之一。在我后来听歌的日子里,也会有开始觉得某首歌不好听然后后来觉得好听的这张经历,但是,和上面的经历是截然不同的。因为那个下午,有一个明确的点,就在那一个点,瞬间质变,可以明确的感受到。这种点 ,可遇不可求。我后来再也没有遇到过。

记下这样一个时刻,有什么意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