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煽情

社交网络

今天翻墙看Instagram时,显示有红点通知,点进去一看,是系统自动推荐了两个好友。我在叉掉第一个马上又要叉掉第二个时,停下了,因为这个人我认识,真的不是系统乱推荐的。因为她的头像我认识。

一个女生,是在当年MSN或者说MSN Spaces时代认识的一个人。当年应该也只限于MSN 的Spaces博客互相关注了一下,然后博客上有过互相留言,或者,也曾经加过MSN好友,但是应该没聊过,只记得的苏州的好像,是学习设计的——那个时候,也就是06,07年左右,她应该还是学生,我呢,也还没有正式毕业,实习工作中。别的,包括什么名字之类,就什么也不了解了。很快,MSN博客时代终结了,我们开始四处寻找别的地方继续写博客,然后那些围绕着MSN博客认识的人就瞬间瓦解了,再不久,MSN也消失了,一批认识的人就真正的消失了。再也找不到,再也没有联系,只有在偶尔翻起那个时候的博客时,能看到一条一条的熟悉而陌生的留言,看到那些逝去的名字,想起曾经在热络的网络上一些片段,然后想,这个人再也不会出现了,不会再有任何联系。

她的Instagram用的是和当年MSN一样的头像,所以我能一眼认出来。然后我就开始翻她的Instagram,她应该很早就开始玩了,并且上传的照片很多,几乎能和我认识她的时候连起来,甚至她传的好多照片当年我都在MSN见过,所以我也就看她从当年的一个很古怪的女学生慢慢演变成一个步看起来平静的中年妇女。这样看起来,还是蛮震惊的。

连带的,我就想起了那个时候认识的现在再也没有任何联系的人。可能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个时候任何的人几乎都很文艺,也很乖戾,也算个形形色色,很丰富。多数的联系已经湮没,也有少数现在还保持着联系,有些甚至线下见过面,成为真正的不错的朋友。那些再也没有联系的过客,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变成了一个怎样的人。是否,还在继续冲满激情地或者,还充满了梦想,还是像我一样,慢慢活成了一个傻逼。看别人的生活是一件令人纠结的事情,不论别人过得好还是不好,都足以令我感到难过。

再令我震惊的就是现在的社交网络了,时隔这么多年,并且当年也不过是那么微弱的联系,今天,一个新型的社交工具居然把她翻了出来,推荐到我面前。网络时代,真正是做到了凡走过必留下痕迹,发生过的一切都无所遁形,有必要的话,总能给你翻出来,时时刻刻给你一个惊喜,当然有时候也是一种恐惧。

我觉得,“黑镜”应该以这个题材出一集。

杭州

最近出差在杭州。基本上很忙,没大有时间四处详细的转转,但是,也还有有一点小小的所谓的印象了。

总体上来说,杭州没什么意思,或者准确说是,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好。

作为从小在北方长大并且学生时代在东北度过的我,对于南方是怀有好奇怀有憧憬的。特别是杭州,惯性思维下,更是南方城市的代表,令人向往。

先说风景吧,杭州可能等同于西湖吧,到了杭州我也不能免俗的得去西湖转一下。只是转了半天就返回了,因为实在很无聊,然后很累,也就这两个感受了。西湖的很多景点非常令人费解,也令人失望。比如,最著名的西湖十景。我也沿路转到了几个。苏堤春晓,花港观鱼,断桥残雪,还有雷峰夕照……在地图上一再确认我确实站在这些景点上时 ,我都有些费解,甚至怀疑我观看的姿势不对,这都什么啊,哪儿就春晓了?观鱼,哪儿有鱼,怎么观?这就算传说中令人伤感的断桥?那个桥落上雪不都这个德性?还有传说中的雷峰塔,胖胖矮矮的,还有一个很不搭调的金色塔顶,和我想象中瘦削高耸,肃穆静默的记忆一点都不一样。可能本来就是如此,自然朴实,是我的虚假的记忆在作祟。那些毫无特色的石桥,那些造型上审美独特的游船,那些忙于自拍杆面前拍照的匆匆游客,是中国大多数的景点没有什么不同。我甚至都没有心情登上雷峰塔,也没有来个“西湖泛舟”,从岳王庙出来,特意又去看了一眼西湖边上的苏小小墓,我觉得又是我自己误会了一切,就决定返回了,在路边打车,司机都拼车,令我心烦意乱,等待很久,在手机没电关机前终于打上了一个出租车,我坐在车里,长出一口气,仿佛隔绝了纷纷扰扰的西湖,我平静了下来。

再说说所谓的生活工作节奏吧。我出差工作的这个地方属于新开发的一片地方,专门叫做海外人员创业基地,很大的一片地方,也可能是成立时间还不长吧,十室九空,创业氛围有点荒凉。都是一些很小的企业,有的可能只有一个房间,然后起了一些非常高端的名字,描述了一些非常晦涩的概念。楼道上经常有交谈的人,高谈阔论,唾沫横飞,声音很大,不知道的会以为是搞传销的。这些小企业倒闭的概率很大,有很多公司都已经倒闭了,留下一个高端的公司名字,一堆落满了灰尘的桌椅,一些已经凋零的植物。

大家工作的也都非常辛苦,晚上普遍加班到很晚,周末都在加班。这和多数的城市也一样吧。

吃的,杭州没有什么吃的。

当然,待得时间很短,去得地方太少,所以,很片面很主观了。

苟延残喘的一个博客

关于这个博客的终止和继续,又经历了一番挣扎。

结果是,继续。我换了一家相对比较大的厂家,重新买了主机,注册了新的域名,费了一番力气搭建,又重新开始了。

从前——多么两人感伤的字眼啊——我曾经是以精力旺盛而被人称道的,称道,可能是赞赏,也可能是别人眼中的有病。但是确实是过于旺盛。包括频繁地经营着这个博客。

那个时候,我曾经天真地认为,我会一直那样下去,就比如,当我步入中年乃至白发苍苍,我还会拥挤在肮脏不堪的小livehouse,现场听着肮脏不堪的音乐,持续地心潮澎湃。事实证明,并不会。只不过是,我激情的延续比一些人时间长了一些,但也仅仅是长一些而已,一切还会是慢慢落幕,甚至慢慢走向终点。

步入中年,真正地融身于这个现实的世界,最最糟糕地可能就是意识到这一点吧。其中的清醒,其中的无力回天,其中的悲愤难平,令我痛不欲生。一切都不会有什么不同,当然包括我自己。这么说来,不是我比别人多激情过几年,好像只是我比别人多傻逼过几年。

现在,我一年更新不了几篇博客,并且写得和屎一样;我一年去不了几次现场,半年的出门令我身心俱疲;我看的书也少了很多,那种挠心挠肺的阅读的快感也体验地越来越少了;我听音乐也没有那么认真了,下的音乐越来越多,但是听得越加地浮皮潦草没有诚意;我已经很少跑到资料馆看电影了,即使在家看的电影数量,每年也是直线下降。我不再去喝大酒,不再醉的不省人事;我不再去约我的朋友,不再和他们胡言乱语;我不再去咒骂和赞美,不再在深夜中痛哭流涕。

一切是那么自然而然。以前听很多歌曲,那些歌词让我振奋让我感到激动,现在,觉得像在骂我,没脸再听了。

上次回家,我曾经远远见到了一位我初中的老师,当时还是非常熟识的,当年这位老师风华正茂并且帅气潇洒,令我们所有学生折服不已。如今他已苍老地令我震惊——实际上按照时间来说,这不过是很正常的一件事而已——身体居然有些佝偻,头发稀疏,当年的帅气更已不复存在。我远远地看着他,20年未见,我还是一眼认出了他,我惊慌地转身,近似狼狈地逃窜了。还有一位初中的同学,一直以来是很好的朋友,在微信上留言,相约见见,我懦弱地装作没有看见,不敢回复他。

我在狼狈地躲避着过去,躲避着我自己。

以前的困惑是,我要怎么保持住自己的热血,怎么不让自己变成一个傻逼;现在的困惑变成了,如何接受一个已经变成傻逼的自己,以及,让自己苟且着活下去。

尴尬

之前学车的时候,曾经和教练以及另外3个学员互加了微信,并且大家建了一个微信群。

这个教练和这3个学员并不是之前学车时候的固定教练和伙伴,而是最后考试前的一次考前集中训练临时随机组的一个队。

也就是说,我们这5个人,加上认识,一共在一起就是4个小时。

本来学车也挺拘谨的,和之前教练以及搭档都很客气,至少对于我是这样的。只不过这一次,在无意中聊起的时候,发现,其中一个女学员和这个教练居然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于是,大家也就无意中热络了许多,话多说了一句。然后,在这次训练结束的时候,有人就张罗着互加微信,并且成了了一个微信群。

认识一个陌生人,并且要保持一个长久的关系,这对于我是有些困难的;但是,这种情况下拒绝又是难以启齿的。所以,即使心里拒绝还是随着大家这样加微信认识了。

这个群在考试前热络了几天,考试当天达到空前旺盛,然后就陷入了沉默,再也没有人出声了,至于大家私下之间更不用提了。

如果就这样作为一个通讯录闲置着,或者作为一个曾经见过面的陌生人闲置着,那大家心知肚明,那也不至于尴尬。结果,忽然有一天,这个教练私下联系我,问我,你拿到本了吗?我告诉他,已经拿到了。然后,这个教练就开始不高兴了,反复质问我两句话:拿到本为什么不告诉我?如果我不主动问你,你是不是永远不打算告诉我了?

我心里其实是存着一个疑问的,那就是,为什么这需要告诉你呢?但是,这样的疑问同样是难以启齿直接说出来的,对于我来说。所以我只能万分尴尬地谨慎措辞地去回答他,而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向我质问这两个问题,另我的尴尬达到极点。

最后这个教练近似傲娇地抛下一句“如果你觉得你已经拿到本了咱也没有必要再联系了,那你就把我删了吧”,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这真是令我尴尬的人际交往啊。对于我,显得尤其困难,即使实际上可能是如此的微不足道,但是对于我来说,很难,并且越来越难了。这让我常常忍不住怀疑我自己,自己是不是一个过于冷漠乃至无情的人——因为,我的这种社交的恐惧人际交往的拒绝,已经延伸到友情甚至亲情上面了。而我又做不到豁达地看待这一切,追随内心,让这些随风而去,所以,内心时常矛盾,乃至痛苦。

然后有一天,我无意中发现,那个教练退出了那个微信群,并且他把我删除了。我马上松了一口气感觉轻松了许多,随后,我也退出了那个微信群,然后也删除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