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

作者:Kurt 分类:目录 我和CY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发布时间:

  在近乎妖艳的灯光下,舞台上一只3男1女的乐队正在卖力的演出着。那些混乱、粗糙的音乐被性感的女主唱演绎的灰暗而撩人。

  CY踩灭手中吸了不到一半的香烟,转身离去。我跟随而去。推开形形色色癫狂的年轻男女,我和CY在调音台后面的高脚椅上坐了下来。我们身处绝望的黑暗中,几米远的眼前却是灯光摇曳,人群沸腾,音乐咆哮。

  我:“喝酒么?”

  CY:“……”

  我:“其实她这种演绎也很不错,这首歌本来就是表面粗糙但是背后有一种灰暗的……”

  CY:“你整天不装逼会死啊!”她不耐烦的恶狠狠的打断我的话,重新点上一支烟。并不看我。

  我承认CY抽烟的样子很迷人,我侧头注视着她伴随着抽烟的沮丧和冷漠,忘了回应她的恶毒。她抽烟很慢,细细的烟雾会穿过她额前细碎的短发缓缓升起,散去。在这样一个喧嚣的摇滚所在,这一番动静相依令我着迷。长期放荡挥霍的生活并没有侵蚀她的容颜,她脸上依然细腻而充满光彩,她的双眼依旧充满了决绝的勇气——即使那些黑夜,泪水,癫狂和崩溃,即使她内心一片惨淡。

  I don’t have anything since I don’t have you……

  歌词还是穿过黑暗进入我们的耳朵,本来我可能听不出来这句英语,但是,这首歌我们都太熟悉了,熟悉得让我们不由自主地轻声念了出来。

  CY:“我过几天去青岛看个朋友。”

  我:“嗯,……什么时候回来?”

  CY:“再说吧。”

  我:“你,你一直不觉得我们是朋友么?”

  CY:“我在这儿没有朋友!”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同样很决绝,另一种义无反顾的决绝。我忍不住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隐约可见她网袜的丝丝光亮,而她的平底球鞋上的白色条纹却在微弱灯光的照耀下,在黑暗中发出犹如高速公路上白色指示路牌般醒目的色彩,宛如洁白无瑕的白色荧光。

  我转头看向舞台,吉他手背对观众,正弹出一段还算动听的solo。这和弦应该还蛮难弹的。我心里默默的想。

  CY:“我没有那些勇气和耐心去应付太多的感情,不论是爱情还是友情,甚至是亲情。”

  我:“很多人是很单纯的关心你的,你何必这样呢?”

  CY:“你是在说你自己么?!”CY转头,双眼无惧地直视着我。我在她这咄咄逼人的目光下狼狈不堪,内心再也不复完整。

  我:“操!”

  我们终于还是离开了这里,鱼贯而出。路过旁边一文艺男拉着一露背女的小手正说着:“我一哥们,和Metallica的经纪人特熟!牛逼吧?”另一小胖墩样的高中妹正说着:“我这个心给伤的啊……”

  我们赶上了最后一班城铁。乘客不多,零零落落坐在沉寂的车厢内,只有电视上有人很天真的在诉说着,我们生活在一个多么美好的国度。我和CY并肩而坐,恍如陌生人。

  当城铁驶进一片黑暗中,我耳边忽然传来CY一阵爆发式的笑声,这笑声吓了我一跳,这不是她一贯冷漠的笑声,抑或是性感放荡的笑声,这是一种单纯的稚嫩的无暇的笑声,像远离我很久的天真的孩子的那种笑声,这也是一种在她身上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笑声。我转头看她,她双手捂嘴,以经笑得直不起腰。这一番情景令我悚然一惊触目惊心,恍如另一个CY在向我走来,另一扇门在向我打开。

  犹如寒冰豁然融化,犹如笨重的烟火蓦然绽放——嗯,我承认,这个世界变得美好了。

  我循着她的目光——这一刻,她的目光是多么的纯真啊——往前看去,我们正前方的窗户玻璃上,像镜子一样清晰的映出我们的模样。我们的五官都被它非常荒谬的变形了,整个头如萝卜一样被拉长,上端肿大如斗,有四条眉毛,还有两条可笑的挂在鼻子两侧……我定住3秒钟以后,终于也忍不住,放弃了一贯的道貌岸然,和她一起开心地笑出声来。

  城铁里那些昏睡的乘客被我俩肆无忌惮的笑声惊醒,都或诧异或厌恶的望着我和CY,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顾不上那些目光,仍然在前仰后合的笑着……

  这一刻,我们变回了两个天真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