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吉姆·贾木许

2017电影Top13

2017年一共看了219部电影,包括剧集。和去年基本持平。照例总结一下,这次总结出来13部,不包括剧集,全是电影。同样,只是去年我看过的,而不是去年上映的新片;按喜爱程度排名。

1.(美)吉姆·贾木许 “帕特森” (2016)

2017年最爱的一部电影居然是这部。贾木许再次回到了那个我曾经最爱的贾木许,或者说,他这次准确的击中了一个年迈的老文艺青年的心。

没有任何情节可言的一部电影,并且还是完全的脱离了现实,那么的刻意,那么的矫情,但是好就好在一切都恰到好处。一个沉默、贫穷、乏味的公交车司机,但是生活完全不能打败他,因为他心中有诗!以及诗意!贾木许就拍摄了他重复的生活,重复拍摄了7天,每一天他都乐观地起床,去上班,在公交车上写诗,下班以后遛狗,在酒吧见到朋友,并没有什么话说,就是坐着。

影片最后出现了一个贾木许之前影片中的人物。永濑正敏,就是那个出现在“神秘列车”中的颓废日本少年,他和自己同样颓废的女朋友,穿越大半个地球,来到孟菲斯,朝圣猫王。30年后,贾木许再次安排他穿越大半个地球,来到帕特森,朝圣一位诗人。不同之处在于,30年后的永濑正敏,西装革履,面容安静,已是一位步入中年的大叔。我想,贾木许别有深意。

2. (韩)洪尚秀 “之后” (2017)

这几年,几乎每一年都有一部洪尚秀会入选我的最爱。洪尚秀能保持如此旺盛的创作精力,并且水准不减,实在令我感到欣慰以及作为影迷的幸运。

去年,洪尚秀背叛家庭和金敏喜的感情把他们两人推到让全世界责骂的风口,洪尚秀用一个导演的方式进行了回应,一年内连拍了三部电影,继而把金敏喜推上了柏林影后。如果说,那一部“独自在夜晚的海边”显得有些失态,和舆论对骂的意味明显,那么这一部“之后”就彻底回归他平常的题材和水准了。

洪尚秀再次回归黑白影像,超低小成本制作(只有人民币50万元左右),再次讽刺了虚伪、自私、懦弱、无耻的男性知识分子。这和他自己的隐私有关,也没关。

3. (德)弗里茨·朗 “三生计” (1921)

再次挖掘出来的一部弗里茨·朗的好片。弗里茨·朗真是令人叹为观止,这部20年代的作品,不论是故事的流畅性,还是拍摄技巧,包括主题的超前性,都是一流的。一个爱与死亡的故事,里面又套了三个小故事,三个小故事分别来自于古代的意大利、波斯和中国,各具特色,充满了丰富的想象力。

作为一曲典型的悲剧,弗里茨·朗对于悲剧的理解超越了爱人的分离,不仅仅在于女主角最终没能从死神手中夺回爱人的生命;而在于悲剧的最终篇章:死亡。最最伟大感人的爱情后面是死亡,死亡冰冷地终结一切。

4. (芬兰)阿基·考里斯马基 “希望的另一面” (2017)

阿基·考里斯马基的新片,挺好看的。近几年,考里斯马基已经不再那么愤世嫉俗了,也不再那么冰冷绝望了。最近几部片子都挺温暖的,结尾也带有希望,令人感动。但是它依旧还是典型的考里斯马基风格,冰冷的外壳,极简的风格,大红大绿的配色,北欧人独有的冷幽默。这部更像是上一部“勒阿弗尔”的一个续篇,都是说的现在欧洲复杂的移民问题,相比于那些冰冷的批评、抵触的声音,考里斯马基给出了最最温暖的处理方式,虽然过于理想主义,但是却让人感受到了一个芬兰醉汉在人道主义上的关怀。

5. (日本)小林正树 “人间的条件” (1959)

去年看过的最狠的大部头。长达10个多小时,很好看,并不是一味地冗长,所以,真的称得上波澜壮阔的史诗巨作了。影片讲述了仲代达矢扮演的男主角,离开爱人,被征入伍,来到中国满洲参加当时的侵华战争。他开始是一名低级的文官,因为他的战争人道主义而遭到领导的打击排挤,最后他成了一名最普通的战场上的人肉机器,历经残酷的磨难,最后怀带着对爱人的幻想,死在满洲的大雪中。影片深刻探讨了侵略战争中的殖民地经济问题,战争中的人道主义问题,以及,永恒的爱情。

同为日本电影大师,黑泽明在中后期也拍了很多反思战争的影片,但是,反思力度相比于小林正树就差远了。另外,仲代达矢在本片中贡献了精彩的演技。

6. (韩)洪尚秀 “叠叠山中” (2009,短片)

可以看出来我是有多么喜欢洪尚秀了。洪尚秀早期的一部短片,一直以来都没有人翻译字幕,这次我就着英文字幕居然把它看完了,还好,对白不复杂,基本不影响观看,还是很好看。

李善均,郑有美的组合,洪尚秀的标配。主题,当然还是一样的味道,渣男!道貌岸然、虚伪自私到令人发笑的渣男。

7. (中国)谢铁骊 “早春二月” (1963)

大陆早期有很多拍得不错的片子,比如“小城之春”,“城南旧事”,“哀乐中年”等等。这部可能比最好的这批弱一些,但是如今看来也已经成为难以超越的经典了。

产生于大陆那个特殊的时代,但是这部片子难得的是竟然没有一丝那个时代的集体主义狂欢的影子,相反,它无视时代的疯狂,关注的是纯个人主义的“小问题”,通篇洋溢着爱与自由的曲调,实在是难得。另外,这片拍出了一种纯中国的风格,就如同那个动画片“大闹天宫”,胡金铨拍得武侠片,看着是令人感动的,它的情感是纯中国人的,它的布景它的拍摄技巧也是纯中国的。这种片子即使有瑕疵,但是我们看着是感动的,亲切的;现在,这样的片子几乎没有了。

8. (日本)萨布 “盗信情缘” (1997)

一个生活乏味的邮递员邂逅了一场爱情,然后这场爱情和另一个杀手的故事无意中掺和在一起了。前半部分非常的搞笑,各种无厘头,比如搞笑的杀手大赛,参赛选手有影史上著名的杀手莱昂和青霞参赛。到了后半部分,剧情急转直下,开始出现沉重的命运悲剧。而结尾拍得激情澎湃,看得人热血沸腾,很燃。

萨布之前是一名演员,一个影迷,后来太爱电影就开始自己拍电影了,结果出手不凡。看看人家影迷当的!

9. (英)安东尼·阿斯奎斯 “白朗宁版本” (1951)

暗黑版的“死亡诗社”。

哈里斯是一位优秀的牛津高材生,他踌躇满志地来到一所中学教古典文学,他兢兢业业,吃苦耐劳,致力于要春风化雨,教育出真正的人才。然而,校长却以他的心脏病唯有提前解雇了他,而且还不给他退休金;而他的妻子对他及其刻薄,处处讥讽他无能,并且早已经和一名化学老师勾搭在一起,还毫不背人。灰心至极的哈里斯在离开学校的时候,一名学生找到了他,送他一本白朗宁翻译的“阿加门农”。哈里斯最喜欢“阿加门农”,他甚至私下里在自己重新翻译这本书。这一举动另哈里斯非常感动,他喜极而泣,“啊,原来还是有人惦记着我的,我并不是没有一个人爱的。”然后,最后他的妻子告诉他,这个学生在背后对他各种模仿和嘲笑,送书的举动不过是一场刻意的阴谋,为了一个大学的推荐名额。

惨败。好多人生也就这样了。

10. (日本)是枝裕和 “奇迹” (2011)

2011年,为了纪念日本九州新干线的开通,是枝裕和拍摄了这一部命题作文的电影。虽然是命题作文,是枝裕和还是拍得那么好,像童话一样美好,虽然我们知道这是童话,但是还是觉得好啊。

11. (美)詹姆士·威尔 “科学怪人” (1934)

现在看来,非常大胆的一部电影。在30年代,詹姆士·威尔谈论了一个很“大不敬”的话题。人类是由上帝创造出来的,人,能否僭越上帝,也创造出人类?

这个片还有一个续集,叫做“科学怪人的新娘”,也拍得很好。

12. (奥地利)尤里西·塞德尔 “进出口” (2007)

乌克兰的单身妈妈在乌克兰活不下去了,跑到奥地利寻找新的生活,做色情视频女郎,在医院做护理;奥地利的小伙在奥地利活不下去了,跑到乌克兰寻找新的生活,在昏暗破旧的宾馆里,任意糟践着一个花钱请来的妓女,自以为找到了一点支配生活的尊严。

残酷生活,没有一点亮色,看完以后心里拔凉拔凉的。

13. (日本)内田英治 “下众之爱” (2015)

废柴电影梦!Lowlife Love!

电影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投身于电影是一件令人纠结的事情。在影片最后,本来以为要迎来一个稍微亮色的结局时,忽然又来了更加致命的一棒……这才是真实残酷的演艺圈,所有人为了自己的目的都不择手段,想要出头,你也必须搭上自己的尊严。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Too young, 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

帕特森

可能不愿意承认,因为太过煽情,太过装逼,但是,不可否认,贾木许是多少文艺青年的最爱啊,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从80年开始的“漫长假期”,一直到05年的“破碎之花”,可以说他的每一部片子都让我心爱不已,这种爱,更难得,因为这是一种心心相惜,从心底觉得找到了共鸣的那种宽慰之情,看罢,心爱而又欣慰。

从“破碎之花”往后,贾木许开始拍一些“怪怪”的片子,这就是中间的“控制的极限”和吸血鬼题材的“唯爱永生”。这两部片子虽然都值得琢磨,但是却令文艺青年们费解了,特别是那部“控制的极限”,不在于它多么的晦涩,而是在于,文艺青年在它身上找不到曾经的共鸣了;之前贾木许是天堂陌影,是灵魂异客。

但是,去年,贾木许拍了这一部“帕特森”,A-Ha,居然把我看哭了。

帕特森是一个公交车司机,他的生活可以说是很乏味,也很贫穷。他生活在一个破旧单调的小镇上,然后他干着朝九晚五的很机械的工作,然后,然后就几乎没有了。然而,就是这样一种日子,帕特森过得诗意盎然,对的,就是诗意盎然,因为他喜欢写诗。

好吧,这剧情很扯,很做作。反映到我们能想象的现实世界里,这样的剧情,这样的一种生活更是很扯,或者说,太装逼,不切实际。

贾木许功力还在,所以,一个如此乏味的故事,不,根本就没有什么故事,然后还重复拍了七遍,从周一到周日,重复了七天,我却依旧觉得美好,就在观影的那短短的两个小时里,我完全沉浸于这个刻意营造的做作的故事,它让我临时忘记了现实世界中那已经崩坏的生活,让我在这短暂的瞬间再次相信了世界,相信了生活,放佛,我就是那个帕特森,虽然贫穷虽然乏味,但是依旧那么美好,活的心满意足,幸福,美好。

时至今天,我早已知道,生活不是诗,更没有什么远方的幻影。多数时候——这个时候放佛越来越多——我都麻木地奔走在熙熙攘攘而无聊的路上,拥挤在那么准时一秒不差地无情奔跑的地铁上,望着这个越来越冰冷的城市长出一口气,发出无声地叹息,我越来越怕,怕我会失去那些我曾经在乎地东西,那些我曾经发誓永远都不要放弃的东西。然而,生活令我很摇摆,令我底气不足。

与其说,我是喜欢贾木许造的这个装逼的故事,不如说是,我借着帕特森,在做最无望地挣扎,但是不会付诸任何实际行动的挣扎,像一个缩头的乌龟。对抗这个无聊的世界,我可能已经提前失败了,只能意淫了,借着帕特森意淫,不然还能怎样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生活变成了这样,这样的无聊,这样的无能为力,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喧嚣那些年轻时候说过的话,不在想象那些也像诗一样美好的东西。我放佛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了。

三十年前,永濑正敏,颓废,敏感,绝望,带着自己的女朋友,跨越大半个世界,来到孟菲斯,猫王的故乡,进行一场朝圣之旅;三十年后,永濑正敏,西装革履,面容慈祥,一个人,跨越大半个世界,来到帕特森,诗人威廉·卡洛斯·威廉姆斯的故乡,进行另一场朝圣之旅。三十年的时间改变了什么呢?从颓废到平和,从敏感到安详,从绝望到接受。

因为我们不是帕特森,因为我们再也不能把自己的人生活成帕特森了,所以,所以我们喜欢帕特森这样一部电影,只能这样了。

吉姆·贾木许:《天堂陌客》

                                                        
 
     吉姆·贾木许借三个外来移民的普通生活片段,表达了对美国,这个许多人心目中的“paradise”国度进行了嘲讽,不动声色的嘲讽。
      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其实没有讲述任何故事,甚至没有什么线索,大多数时间就是海报上这三个主角神情呆滞的在镜头前晃来晃去,没有什么别的人物,也没有什么对白,黑白片,场景也少的可怜。几分钟一个片段,中间都有一段“黑屏”的间隔,段落和段落之间也没有什么逻辑关系。就这样一部巨“枯燥”的电影,看完之后却觉得有一种酷酷的味道,实际上太酷了。
      主角之一威利,生活在纽约的匈牙利移民,他的表妹艾娃路过纽约就在他这儿待了一段时间,另一个主角艾迪,是威利的朋友。影片“讲述”的就是这个三个年轻人的无聊生活片段。梁赞诺夫有个片子叫“意大利人在俄罗斯的奇遇”,这部片子完全可以仿照这个名字加上一个副标题:三个匈牙利人在美国的无聊生活。(哦,这个艾迪好像并不是匈牙利人,为了对仗,先就这样吧。)
      片中他们少的可怜的对白中都表示了对美国这个国家的崇拜,对纽约这个城市的完美向往。然而他们置身其中的时候,生活却无聊的近似苍白。无非是吃垃圾食品,看无聊电视节目,赌狗赌马,玩纸牌游戏。
     Stranger than Paradise,这个名字起的很好,中文翻译也好,天堂陌客,美国是天堂,纽约是天堂,但是对于那许不远千里移民到这儿的人们,他们也许永远只能是天堂里面的陌生人。
     已经越来越喜欢吉姆·贾木许了。喜欢他这种简约,独特的风格。他的镜头应该是很厉害的,不懂这个,我说不上来具体的技巧,但是看似朴实,简单的镜头,整体看完后,那种情绪渲染的淋漓尽致,很久都留在脑中不能离去。如同上次看完他的另一部作品“破碎之花”,那种孤独疏离的感觉久久不能散去,这部“天堂陌客”是一种落寞的感觉。我相信这才是更牛逼的功力。
     贾木许是美国独立电影的旗手,这部“天堂陌客”更应该算是独立电影的经典教材。
     题材,镜头,人物,段落,场景,情节,演员,灯光……都是独立电影的典范展示,简单点说,这是一种拍起来不用需要很多钱但是用了很多脑子的电影。
     看完电影,忍不住想知道他长的是什么模样,一搜,一看,我操,人长得就酷……

 

周四影院:《美丽拳王》《破碎之花》

    今晚去看影院是因为有《破碎之花》(Broken Flowers),是因为吉姆·贾木许(Jim Jarmusch)。这也应该是大多数人今晚去的原因吧,所以今晚影院人特多。

        美国导演喜欢的没有几个,而吉姆·贾木许是听很多人说过,美国独立电影的宗师,但是还从来没有看过他的片子。前天去“大象”,老板一直让我买贾木许那个全集,最后我还是没有买,因为不知道是否真的好看,但是还是决定看一下,于是买了他那个最出名的“天堂异客”。同时还买了他拍的一部关于Neil Young的记录片,这主要是处于对Neil Young的喜爱,倒是和贾木许没有多大关系了。

   第一部放的是《美丽拳王》,一部泰国片子。

        我本来对这部片子没有抱什么希望的,但是看完后却还是给我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这应该是我看的第一部正经的泰国片子。这是一部传记性质的电影,讲述的是变性人Nong Toom的真实故事。

        Toom小时候就向往自己能够是一个女的,因此他可以说是男儿身女儿心。后来他为了家庭去打拳击,并且不断胜利,成为著名泰拳高手。同时他内心的斗争也在不断的折磨着他。最后他终于退出了拳击,做了变性手术,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Toom现在住在曼谷,以模特为职业。

       其实,我对于人妖这种形象感到很不自然,所以看这部电影时自始至终摆脱不了一种恶心感,我想这多少影响了我看这部电影的真正感受。随之情节的慢慢展开,我慢慢也觉得这部电影还是不错的。导演对于Toom内心这种挣扎拍的很细腻,很令人信服,同时用了许多不拘泥于现实的手法。这让观众可以很好的体会到主人公的内心那种矛盾的情感。

        其中有一段值得一提。Toom和好友阿纳擂台上比赛那一场。

        阿纳是一个美少男,是Toom在训练营时最好的朋友,他不嘲笑Toom的女性化装扮,反而给了他最真诚的支持和帮助。Toom一直对他非常信任,拿他当作最好的朋友,当然在他内心肯定对阿纳也有一些爱慕的情愫。几年后,他们两个人作为对手站在了擂台上。开始一场,Toom不还手,因为在比赛前一天阿纳告诉他,他需要这笔奖金来为他妈妈治病。中场休息时,在教练逼问下,Toom说出了原因。

        这时,教练吃惊的对他说:

       “他妈妈?我上周刚去参加了他妈妈的葬礼!她是复活了生病么?!”

        第二场,天下起了大雨,观众都走光了,空旷的擂台上就剩下这两个人,曾经最好的朋友。他们在雨中,微弱的灯光下,Toom一脸冷漠和愤怒,夹杂了对友情的绝望,对朋友背叛的痛苦和愤怒,拼命般的搏击着,直到两个人两败俱伤,都无力的躺在擂台上。

    这一场景虽然拍的略有煽情的嫌疑,但仍然不失令人触目惊心。

PS:一个有关Guns N’ Roses的小细节

        Toom在日本比赛时擂台设在“东京巨蛋”——Tokyo Dome。

        92年Guns N’ Roses世界巡演的东京站就在这儿!就是在这个舞台上,巨酷的Slash弹奏出了巨酷的节奏!

 

   看完吉姆·贾木许的“破碎之花”后,我的第一感想是:牛啊,只有这么牛的导演才敢这样拍电影,也只有这么牛的导演才敢选用这样的演员,敢让演员这样去演!

        唐是一个中年男子,生活巨单调,他每天做的就是在一个人的屋子里一个人坐着,面无表情,双手放在双腿中间,腰挺的很直,甚至灯也不开。一天他收到一封粉红色信封的信,信中说他有一个儿子,19岁了。

       于是在一个邻居帮助下,唐回忆起了他生命中5个女人,并且去一一拜访了她们,包括一个已经去世的。

        没有结局。

        自始至终,这个男主角基本上没有任何表演,他就是始终保持那种没有表情的表情。嘴有些嘟着,仿佛掉了牙的老太太,然后有些痴呆的坐那儿,姿势都从来不变,话也很少。真的是看的观众暗暗佩服啊。

         像许多独立制作的电影一样,该片的情节简单,叙事简洁,没有什么悬念,至于那封信是谁写的也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引出了六个人的生活——距离20年后的生活。20年的距离是什么?唐每见到一个曾经的女友,她们见了他都会先问:“你是?”

       这就是20年的距离吧。

      镜头多次转向空荡的屋子里那束已经凋谢的花朵,那种独孤和无奈弥漫其中,浓的化不开。

        唐再次见到20年前的女友们,人还是那个人,甚至地方也没有变,但是心情变了,关系变了,时间对现实的吞噬是无情的,那一刻我们才意识到,时间中的一切注定一生只能经历一次,过去了就永远回不来了。

       时间的流逝是残酷的,我们不能阻挡它,也不能预期未来,时间留给我们的,也许只有那一束破碎之花。

PS:关于男主角

        查了一下,扮演唐的这个面无表情的男人叫比尔·默瑞(Bill Murray),他曾经演过“迷失东京”,“艾得·伍德”,“剃刀边缘”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