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电影TOP12

加上剧集,2018年一共看了170部左右的电影,历史新低。照例还是过了一遍,找出印象最深的12部。这12部是这一年我看过的,而不是这一年新拍的新片。按照喜爱顺序排名。

1.(奥地利)埃里克·冯·施特罗海姆 “贪婪” (1924)

令人心碎的一部片子,不论是剧情还是现实中这部电影的命运。

1924年,施特罗海姆的野心之作,长达10个小时,但是被米高梅粗暴地剪成了2个小时。直到1950年施特罗海姆才在巴黎看到这个残缺不全的版本,他失声啜泣:“对我来讲,就像看到了一副残缺不全的尸体。在小小的棺材里,只看到里面布满着尘埃,闻到一股恐怖的味道,找到的只是,这里一块小小的脊椎,那里一块破碎的胛骨。”

由于大量底片的缺失,这个重剪的版本很多剧情都靠幻灯片来演示的,即使如此,它还是不失为一部伟大的作品,不论技巧还是讲述的这个探讨人性的故事,都闪耀着动人的光辉。就凭借此片,施特罗海姆在电影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2. (韩)李沧东 “燃烧” (2018)

无数老导演都晚节不保了,但是,李沧东没有令人失望。

时隔8年,弄出了这一部新片,李沧东截至目前为止,整个导演生涯也就导了6部片,部部精品,可算是令人尊重的一个导演了。这个片在去年的戛纳上呼声很高,最后可惜败给了是枝裕和。是枝裕和新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但是这部燃烧真的不错,不论是故事还是技巧都非常流畅,演员的表演也好,讲述了一个令人回味无穷的故事。结尾很厉害。

3. (英)肯·洛奇 “小孩与鹰” (1969)

英国承前启后的一部电影。英国电影在经历漫长的“反叛”期后,终于凭借肯·洛奇成功回归纪实传统。

这是一部充满隐喻的电影,大鹰=大英,导演借一只鹰的悲剧描绘了大英帝国整整一代人的悲剧,对于当时没落的大英帝国表达了深刻的悲伤。结尾同样很牛逼,伟大的克制。

4. (香港)严浩 “似水流年” (1984)

一部关于乡愁的电影。非常诗意的一部电影,基于中国,基于华人,基于中国的历史的一种完全本土化的诗意。看得我还挺震惊的。

影片讲述了80年代,当年远走香港的顾美华回到了阔别20多年的故乡,内地的潮汕,再次见到阔别许久的儿时玩伴斯琴高娃,以及,当年爱着她如今已经和斯琴高娃结婚的初恋男友。于是,尘封多年的感情被重新搅动起来,这些感情不光是私人的,也是整个一个时代的。中国几十年的时代风云突变,以悲剧的形式投射在每个活生生的个体身上,令人感伤,即使这份感伤也是诗意的。结尾,所有问题都无法得到解决的顾美华返程回香港,和斯琴高娃依依惜别,相约他日再见——这一幕真实令人心碎,再相见已不知是何年,再相见,时代的风向已不知如何再次的变幻。

5. (日本)河濑直美 “萌之朱雀” (1997)

去年新挖掘的导演中,日本女导演河濑直美算是一个,真的很喜欢。这算是一个“森林导演”!她镜头下的森林真太漂亮了,太美了。

6. (伊朗)阿巴斯 “生生长流” (1992)

因为阿巴斯的去世,重新看了他几部片,这部是最喜欢的。

作为第一梯队的大师,阿巴斯明显已经脱离了剧情片和纪录片的桎梏,顺手拈来,力量惊人。这部片讲述了90年伊朗大地震以后,片中的导演带着自己的儿子,去寻找阿巴斯之前的作品“何处是我朋友的家”中那个可爱的演员小朋友。影片讲述的就是这一路的寻找之旅。没有悲情,没有煽情,就是尽量真实的拍摄一个个真实的生命,就像一条长河,生生长流。完全他妈的大师的风范!

7. (美)约翰·福特 “关山飞渡” (1939)

西部片的典范。主要是温习了一遍“越轴”这个知识点。那一场经典的印第安人突袭的马车追逐戏,别说是在30年代,即使放在今天拍摄难度也难以想象,约翰·福特太硬核了。

8. (美)茂文·勒鲁瓦 “小凯撒” (1931)

这部片,作为黑帮片的开山之作,结合一年后的另一部“疤面人”,他们共同开创并且定义了黑帮片,它们共同定义了黑帮片的法则以及精神内核。在黑帮片已经多如牛毛的今天,这些好像看起来是不言而喻的,但是,这些都是它们定义的。

9. (苏联)吉加·维尔托夫 “持摄影机的人” (1929)

20年代,苏维埃向好莱坞一次骄傲的挑战,也是一次蓄谋已久的赤裸裸的技术上的炫耀。导演吉加·维尔托夫和他的哥米凯尔•卡夫曼,哥哥负责摄影,全方位的展示了电影摄影技术的各种超时代创新。首次使用了二次曝光、快进、慢动作、画面定格、跳跃剪辑、画面分割等前卫剪辑手法,并采用了仰角、特写、推拉镜头等新颖的拍摄手法,并制作了一段定格动画。这一年,电影诞生仅仅只有34年,电影还处在默片时代。

10. (英)阿兰·克拉克 “大象” (1989)

片长只有38分钟,由十几组彼此毫无关联的谋杀场景构成,无对白。

我觉得阿兰·克拉克定义了一种非常“酷”的谋杀场景拍摄方法,怕你学不会,重复了十几遍让你反复来回地看。

运用斯坦尼康,克拉克发明了独创的行走跟踪拍摄方法,镜头跟着杀人者快速行走,稳健,但是不安,充满了悬念。一直遇到谋杀目标,快速开枪,离开。然后镜头再次回到谋杀现场,静默无声,维持观众的惊愕。

没有缘由、没有动机、没有解释,只有一个字:快、酷、狠。错了,是三个字。

在克拉克逝世十多年后,格斯·范·桑特用一部同名的电影向他致敬,完全运用了他的拍摄方法,获了当年的戛纳金棕榈。

11. (墨西哥)阿方索·卡隆 “罗马” (2018)

我对于墨西哥三杰向来无感,但是去年阿方索·卡隆这部片还是挺好看的,他把一种本来非常隐秘的私人情感叙事扩展到了一种非常宏大的时代叙事中去,做得非常成功。另外,拍摄镜头很讲究。

12. (日本)山田洋次 “寅次郎的故事之9:柴又恋情” (1972)

每年或多或少都会看几部寅次郎系列,其实山田洋次这个系列水准都差不多——准确意思是,水准都挺高——今年看的几部中就挑出这一部吧。

这一部是吉永小百合主演的,27岁的吉永小百合!

这几年,山田洋次一直在拍摄“东京家族”,已经拍了3部了,看来,有搞成另一个寅次郎系列的想法。东京家族看了前两部了,也都挺好看的,不过和寅次郎系列相比,还是差点。山田洋次年事已高,而再也没有那个独一无二的渥美清。